LITTLEFOX

一个科研搬砖狗的WordPress尝试

I feel a little guilty

这是我前不久收到的一封邮件的标题,邮件来自Brewster Kahle, Internet Archive(互联网档案馆)的创始人。

Kahle先生说,“I feel a little guilty. We sold you on an Internet that would be a library on your desktop, and that hasn’t happened.”他担心错误和虚假的信息已经和互联网密不可分,但人们依然需要知道真相,所以他们一直在努力,但是努力是需要钱钱支持滴,所以他来募捐啦_(:з」∠)_

I feel a little guilty, too. 他的担心并不多余,然而我除了捐一点钱写了一段鼓励的话之外,好像也做不了什么。我并不觉得我被他sold了,但我们现在的互联网确实far from a library on your desktop,到处充斥着刻意的虚假消息,真相被信息洪流吞没,人的思想被算法左右。曾经互联网是一面镜子,然而现在我已经搞不清它照出来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就拿最近的肺炎疫情来说,一切非官方的消息无论真假都会被删,后来甚至发不出去,再后来连号都封了,说实话的被污蔑成造谣者,我们的微信微博只有医生辛苦,领导给力,物资充足,全国上下一片大好,红会都烂到这个地步了,成千上万人因此面临生命危险,还是不让看不让听也不让说。然而我们除了愤怒也没有别的办法,我们所有的表达渠道都在强权的掌控之下,这一刻强烈地感觉到,不管有没有意识,我们已经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了,连个泡都冒不了。

我们都在说互联网好,电子化的东西可以永久保存,网盘里的小姐姐背后有3重异地备份,信息再也不会丢失。然而事实是,很多东西一直在“被”丢失。2018年的时候有网友提到,中文数据库被静静删掉历史信息和关键词相关文章,甚至延伸到了英文期刊,数字时代的焚书坑儒早已静悄悄开始了,说起来感觉可笑,我们一个高度文明法制的社会,自然不会真的焚,真的坑,然而这些信息是实实在在地从互联网上消失了,作为历史的载体,这些资料出现偏差,会不会将来有一天,我们的后代读到的历史,全都是前人杜撰的故事?

我们还赞美互联网透明度高,实时性强,然而我们看到的“事实”并非全部,多数的信息无法传达到个人,有些甚至在生产的过程中就被扼杀了,我们看到的,只有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真相也好,谎言也好,很多都是被设计好的,而我们只是没读过剧本的群众演员罢了,强权者不愿意让人知道的,多数人永远也不会知道。《寻梦环游记》里说,人的一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你的心跳停止,呼吸消逝,你在生物学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你下葬,人们穿着黑衣出席你的葬礼,你在这个社会上不复存在;第三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地死去,此后整个宇宙都将不再和你有关。我觉得一个事实,在互联网上也要死去三次:第一次,当事件终止,它在物理上被宣告了死亡;第二次,当所有的报道被封杀,所有的信息被屏蔽,它在这个互联网上不复存在;第三次,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它的人,把它忘记,于是,它就真正地死去,此后整个宇宙都不再和它有关,它是否存在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比较魔幻的是,在互联网上,第二次死亡甚至可能比第一次更早,像这次的红会事件,当央视记者被赶出现场,回放被删除,相关微信和微博被屏蔽,它在天朝的互联网上已经经历了第二次死亡,然而现实中,物资依然在红会手中,事件仍在继续发生,它仍未完成第一次死亡。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我的心情,面对资源近乎无限的强权者,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无法逆转,但幸运的是,依然有人在抗争,所以我给Internet Archive捐款,所以我用Web Archive备份网页,所以我在这写这些字。《红楼梦》有一个版本称为靖本,是1959年,毛国瑶先生在南京友人靖应鵾家中借阅了一部《红楼梦》,回家阅读后发现此版本的批语内容与其他版本存在差异,他遂以笔记形式记录下了150余条,并将书归还,后来俞伯平先生得知,欲寻此书,却只寻到一页残纸,整书估计是被当废品卖掉了。我希望将来我们其中谁的孙子,在翻他爷爷的旧硬盘的时候,如果翻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能明白这东西的价值。

共勉吧。

点赞
  1. Freedom_Or_Die说道:

    总有些人希望我们抱着零食坐在电脑前面看着他们提供的娱乐节目,然后傻笑,不问真相,他们手握权力手握真相。太阳照到的地方,反面一定是阴影,世界有多美好就有多黑暗。有这么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我觉得是放屁,简直就是胡扯一通,为什么要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为什么又要相信群众?仅仅是因为人多吗?那当时地心说呢?给的教训还不够吗?那人类还要进化思考的能力干什么用?思考一定是要独立的,随波逐流只会看到表层,真相永远是发掘的,我永远都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是被别人安排好的,永远不希望自己被别人罩在一个笼子里当着一种资源来被利用,我希望世界上越来越多人能够意识到那些媒体灌输的是他们想让你知道的东西而对他们不利的真相呢,是被他们藏起来了。在这个科技发展迅速的年代,有什么东西是真实的?《楚门的世界》里的主角为什么要逃离那个所谓的“真人秀”就是因为不想再被别人利用,不希望生活再是被彩排好的了,即使外面的生活是残酷无比的,最后他离开的时候是坚定的样子。看这部电影前我就有过这种幻想,我们的生活是不是早就被别人给写好剧本的呢?看完这部电影后我就知道了一定要对任何事情都保持一定的怀疑,比如过去的历史真的是真的吗,还是被别人刻意写好的,就为了让历史看上去光彩一些?就好像日本从不教学生南京大屠杀(很多日本人多不知道南京大屠杀,因为他们历史书上没有被编写进去)他们甚至都认为他们那个侵略是正义的,在我们看来很可笑,我们都在教的真相在他们那边却已经经历了“事实的第二次死亡”。绕了这么一大推我想说的是真相永远是最珍贵的,我希望我们都能够知道真相,都能够独立思考,都能够保持怀疑的态度,我不希望再有“布鲁诺”被烧死了,我希望我们人人都是哥白尼!

    写这些也是为了提醒让我保持初心,保持一颗发掘真相的心,希望我不会因为探索真相的路充满荆棘而放弃,希望我未来不会成为”闷声发大财”的人,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捍卫真相的人!

  2. Freedom_Or_Die说道:

    总有些人希望我们抱着零食坐在电脑前面看着他们提供的娱乐节目,然后傻笑,不问真相,他们手握权力手握真相。太阳照到的地方,反面一定是阴影,世界有多美好就有多黑暗。有这么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我觉得是放屁,简直就是胡扯一通,为什么要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为什么又要相信群众?仅仅是因为人多吗?那当时地心说呢?给的教训还不够吗?那人类还要进化思考的能力干什么用?思考一定是要独立的,随波逐流只会看到表层,真相永远是发掘的,我永远都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是被别人安排好的,永远不希望自己被别人罩在一个笼子里当着一种资源来被利用,我希望世界上越来越多人能够意识到那些媒体灌输的是他们想让你知道的东西而对他们不利的真相呢,是被他们藏起来了。在这个科技发展迅速的年代,有什么东西是真实的?《楚门的世界》里的主角为什么要逃离那个所谓的“真人秀”就是因为不想再被别人利用,不希望生活再是被彩排好的了,即使外面的生活是残酷无比的,最后他离开的时候是坚定的样子。看这部电影前我就有过这种幻想,我们的生活是不是早就被别人给写好剧本的呢?看完这部电影后我就知道了一定要对任何事情都保持一定的怀疑,比如过去的历史真的是真的吗,还是被别人刻意写好的,就为了让历史看上去光彩一些?就好像日本从不教学生南京大屠杀(很多日本人多不知道南京大屠杀,因为他们历史书上没有被编写进去)他们甚至都认为他们那个侵略是正义的,在我们看来很可笑,我们都在教的真相在他们那边却已经经历了“事实的第二次死亡”。绕了这么一大推我想说的是真相永远是最珍贵的,我希望我们都能够知道真相,都能够独立思考,都能够保持怀疑的态度,我不希望再有“布鲁诺”被烧死了,我希望我们人人都是哥白尼!

    写这些也是为了提醒让我保持初心,保持一颗发掘真相的心,希望我不会因为探索真相的路充满荆棘而放弃,希望我未来不会成为”闷声发大财”的人,我希望我能够成为一个捍卫真相的人!

    共勉吧。

    1. Fox说道:

      当时没有想好怎么回复,后来就忘了,人真是擅长遗忘的动物呢╮(╯▽╰)╭
      其实蛮感动的,会遇到另一个懂得独立思考的人。但是我觉得在当下的时代,人人都是哥白尼是不切实际的,社会风气已经被带坏了,人们只热衷于举报和泄愤,网络上的世间百态看得多了,越发觉得个人的力量不足以影响历史的洪流。
      听起来很消极,怎么说呢,懂得独立思考的人只能隐忍,我有时会提醒身边的人不要片面听信官媒的言论,然后会被质疑是美分。不过我还是在做,或许我们永远都无法得知真相,但是不能失去怀疑的能力,万一哪天强权的雪崩真的来了,我这片雪花肯定不是无辜的,但是我曾经抗争过,求一个心安,只此而已。
      但是我真的十分感激和支持每一个渴望或者至少曾经渴望追求真相的人,包括你。
      共勉!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可能需要审核,无需重复发表)